微。

狗与地球竞相崩溃

SUMMER SUMMER

这几天不知道自己都做了什么,反正睡了很长时间,久违地做了梦。梦到猫猫来蹭我脸,很软又很暖和,就好像真的一样。醒来一看什么也没有了,我还是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
昨天下午出门散步,看了一下天气预报是18℃,我穿着外套还是很冷,遇到穿短袖的人觉得相当不可思议。我漫无目的地在树下行走,想起以前闷热的夏天,闷得好像裹在油里,看到树就要拼命地从阳光下跑过去乘凉。那时候我还是和朋友Y一起的,我们一起去补课,本来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我们可以走半个多小时。我们一边走一边笑,被太阳晒成两个快乐的黑土豆。
想要和别人聊天但是不知道要说啥。跟Y讲起我做的梦,她回我一句:“它是不是嫌你脸埋汰”,然后我们又没话说了。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