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狗与地球竞相崩溃

Airhead

十七岁的最后一天晚上我在嚼对我的牙齿不太友好的小熊软糖,又听了一遍春卷饭的Seventina。翻评论看到“seventeener”被和谐成一排星星,我不知道它有什么不好的意思,查了之后看到一个词,“十七岁的死尸”,感觉好像青春伤痛小说。我青春期以前翻家里的旧杂志,看到穿着白裙子的少女逃课去看电影,被雨淋湿的少女抱着吉他唱没人听懂的情歌,快要病死的少女央求对方为她读一篇童话。当然那些都和我没什么关系,我的十七岁是上课打瞌睡和抱着手机发呆,被老师提问和上台发言经常说不出话来,浑浑噩噩地混过来的。别人问我多大的时候我总是想不起来我多少岁,十七,十八还是十九?我家那边算虚岁,四舍五入算我二十岁,于是我经常听见他们说,都二十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我不知不觉长到这么大,但是被什么远远地落在后面,应该做到的很多事情都没有做到,唯一的后果是因为焦虑吃太多东西增加的体重。前一段时间家里突然发生变故,我无意间点开家庭微信群才发觉不对劲,好在最困难的地方已经过去了,前面的路还是要继续走。我要十八岁了,以前想到成年这件事就很激动(大概是因为🔞),现在想想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不想说成人到底有什么意义了,只想晚上上完课吃顿麻辣烫庆祝一下。


去年我说要快乐地活到十八岁,好像不是很快乐,不管怎么说还是活到了十八岁,还是要祝我自己生日快乐。

评论(8)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