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狗与地球竞相崩溃

受潮的木头

一夜无眠,我像一块木头那样在床上躺了一宿。

我向窗外看了一眼,天还没有亮,于是我穿着宽松睡衣走出房门,坐上早上六点钟回家的客车。车第一次开得那么快,没过多久就到了目的地。那里在下雨,可我没有带伞,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学校。大家要考试,每个人都在考场外等候,我好像也是来参加这场考试的。我讨厌考试,所以我从学校里逃出来,趟着积水漫无目的地走,不知道要去哪儿。等我再走回学校的时候,考试已经结束了,大家用奇怪的眼神看我。对哦,我又不在这所学校上学。这时候我想起来我在做梦,现在是冬天,没有雨,我也不可能只穿一件睡衣走在外面。在梦里我的身体轻飘飘的,我感觉我要醒过来了。

我发现自己还躺在原来的床上,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我没看到时间,只看清了三个字:星期三。我对于哪天是星期几一直记不清楚,不过我确定今天不是星期三。是手机坏了吗?还是我已经睡过一天了?我感觉不太对劲,又不知道是哪里不对。

事实上那时我还在做梦,但我忽然醒过来了。叫醒我的不是闹钟,而是饥饿感。我迷迷糊糊地看见厨房暖色的灯光,天还是没有亮。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