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狗与地球竞相崩溃

早上起床的时候发现下雪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见下雪都莫名觉得开心。

我不会堆雪人,大多数时候都是看着别人堆。小时候和姐姐在院子里堆过一个小雪人,融化了以后地上只剩两颗玻璃珠。广场上会积很多雪,高高的台阶变成了小孩子的滑梯,二三年级的时候我和朋友在那儿滑过很多次,后来我忘了这件事,我猜她也已经不记得了。以前家里离学校很远,我在回家的路上经常踢着雪玩,有种腾云驾雾的感觉。后来我妈问我:“你脚上长牙了吗?怎么把鞋穿得这么狼狈……”

印象最深刻的事是清雪,每年冬天都要参加几次,不是很累,但是真的很冷,从零下二十几度的室外回到温暖的室内,手疼得就像放进火里一样。

我记得有一年冬天雪下得很大,积雪没过了我的膝盖,父母拉着我去看广场上的烟花。我根本不记得那年的烟花是什么样的,当时只觉得从那样的雪里走出一条路来是一件很好玩的事。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