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做梦

小时候会做很多有意思的梦,梦见过看起来很可怕但其实很可爱的巨人,梦见自己藏在家里那个很少打开过的柜子里,梦见自己长出翅膀飞了很远很远……现在的梦基本上只有三种类型——一种是梦见考试,一种是梦见被老师骂,还有一种是被闹钟叫醒后继续睡,梦见自己穿好校服背上书包去上课。

今天晚自习的时候我在趴着写作业,然后去看晚自习的家长录了一段班里的视频,还发到了家长群里。视频里我的样子好像在睡觉,我觉得明天老师又要找我谈话了。
前几天因为把作业借给别人抄被老师训了一顿,我站了一节课就觉得腰酸腿疼。罚站的时候我想起来了,初中的时候我最讨厌抄作业和考试作弊的人,但是我现在对这些都没有什么感觉了。刚上高中的时候我害怕自己会交不到朋友,听着她们谈论电视剧之类的话题感觉完全搭不上话,可是我真的很想和她们说话。有一天两个女孩子向我借作业抄,我觉得这是个和她们说话的机会,我感觉很不舒服但又说不出拒绝的话。后来她们似乎觉得我借她们抄作业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我很讨厌她们的语气。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开始习惯这种事了,还因此被罚站。那个抄我作业的女孩子哭了,鼻头红红的,她在一张纸条上写了道歉的话,我觉得我也不是很讨厌她。其实她们人并不坏,如果我一开始就拒绝的话,结果说不定不会是这样。

下午去牙科看了一下,虽然之前磕掉的那颗门牙长上了,但是有两颗牙坏掉了,牙医说不及时治的话会比较严重。我猜我的同学们大概在自习课上看电影,而我只能躺在牙科听着“呲呲”的响声,看着指针慢慢走动。
麻药的效果持续了一下午,我感觉自己捋不直舌头,因为吐字不清被同桌嘲笑了。晚上的时候感觉牙有点疼,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正常吃饭。
我好想吃苹果啊,好想念脆脆的苹果。

卷帘门

从数学老师那里学到一个很妙的比喻句:你的眼皮像失效的卷帘门一样。
我看了一眼旁边犯困的人,的确是这样。

今天真开心呀

今天早上学校里很热闹,和两年前一样。
两年前的一个晚上我坐着又慢又颠簸的客车开始期待着高中的新生活,到达目的地后在亲戚家的床上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
第二天,当我迈进校门后我开始不知所措,手忙脚乱地找教室和寝室,我的书包里还装着乱七八糟的生活用品。我回到教室的时候才意识到这里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和他们交谈,他们大多来自同一所初中,甚至是同一所小学,因为不知道怎么和他们搭话我只好在旁边看着他们彼此愉快地交谈。当时我的同桌因为患病没来上学,我浑浑噩噩地度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基本上是老师一讲课我就犯困,我完全不知道老师讲了些什么。
住宿舍的第一天晚上我有点难受,不是因为想家,是因为躺在床上只要翻个身床就吱呀吱呀响,好像随时都会塌下来,我紧张得睡不着觉。上高中之前我习惯早起,所以闹铃响得也很早。在某天我的所有室友在早上五点半被洛天依的尖锐歌声吵醒以后,我终于意识到了住宿舍不是一个人的事。我把闹钟铃声换成轻柔的音乐,上下床、开关柜子也尽量减小噪音。我的室友都很好,我很喜欢她们。
后来也算是交到了一些朋友,上高中虽然没有想象得那么好,但也还算不错。
今天的考试从下午考到晚上,考得我双手发麻,腿脚发软。答古诗鉴赏题的时候差点稀里糊涂写了个“解”字上去,最后剩下半个多小时写作文,越着急写得越乱,终于在收卷前五分钟凑够了字数。
下午下了场大雨,回来的时候已经停了,空气还是挺清新的,除了聚集着一群吸烟少年的超市门口。我从超市门口艰难地挤出来之后听到了虫鸣声,好像终于摆脱掉了这几天的烦心事,开心多了。

听了存的翻调之后去找原曲,挺好听的。

今天晚上的天空很好看。
一开始是有点昏黄的感觉,后来天空逐渐变成了这个颜色,再后来有一部分天空变黑了,和平常不太一样,像是将毛笔蘸在水里一样逐渐加深。走廊里的窗子以外是另一片天空,那里仍然是亮的,只有几片云缓慢地掠过。

照片是同学拍的。

远处的山被天空染上了深蓝色,后来树挡住了视线,等我再次看见山的时候,它们又从深蓝色变成了灰绿色。

好吧 万能的宇宙大人啊
告诉我未来会好吗